• 欢迎访问:sechaxun.com
  • 图片系列
    网友自拍
    高跟黑丝
    卡通动漫
    Gif动图
    小说系列
    学生校园
    玄幻仙侠
    生活都市
    经验故事

   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_[吉泽明步在办公室被强]



    我呼吸着久违了的清新空气,足足八年了,自从上次失手被捕,足足八个年头,我一直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囚室之中,被迫反醒着自己的过失,不过那只不过是我对保释官所说的话。其实在这整整八年,足足一千四百零六十二日的漫长日子里,无论每一分每一刻,我都无法忘记那些少女们在我的指掌挑逗下动情呻吟着。
    她们的娇喘、她们的哀号,才是我的生存价值。八年的长时间非但没有沖淡我的欲望,结果反而令它充份地累积起来,直到我重获自由的今天,终于可以好好的发泄一下。
    我抬头望着阔别已久的青森铁路站,从今天起,我要再一次在这里快活,我要铁路上每一个清丽可人的美人儿,都成为我奸淫泄欲的目标。从今天起,铁路之狼再一次的重生了。
    (第一章)
    我虽然性急,但我知道自己却不可急燥,尤其是自己已有了八年的空白期,虽然这八年内我的身体已锻炼得倍为壮硕,足以应付各种高难度的性爱姿势,但是无可否认,我的反应却大不如前,而且我更需要时间去了解清楚铁路班次的转变,与及繁忙时间的人流,以决定最适合我下手的时机。
    三天,我足足花了三天,才弄清楚现今铁路的时间性,令每日班次超过四百班的铁路成为我奸淫肆虐的工具。不过这短短三天,可比以往在牢中的每一日更加倍痛苦,面对着满街的美食而我却要用他妈的理智去控制自己不要冲动,对我而言简直是毫无人性的酷刑一样。
    不过痛苦的日子到昨日已彻底完结,我悠闲地站在月台上的一角,摸弄着我最心爱的指环。这下小动作其实是我的坏习惯,我苦笑着看看如今正套在我食指上的指环,那是只足足有半寸厚的铁指环,内藏锋利的刀片,在我有需要时,刀片能从指环内弹出,用以割开女性的衣物,所以一直是我寸步不离的随身工具,因此亦养成了我在观察猎物时爱摸弄它的习惯,已确定它就在我的手上。
    那幺为何我正在摸弄它?因为我已找着了久违了的猎物。我看一看手上的时计,离列车到达仍有三分钟的空闲,我缓缓的迫近了猎物,希望在上车前好好的观察她。
    她应该是一名女高中生,由她身上穿着整齐的女子高校校服便可得知,年龄看上去则大约十七、八岁,头上长长的秀发整齐的直垂到背后,在小巧纤直的鼻子上架着眼镜,令她整个人看上去更富书卷味。
    我缓缓转至她的侧面,观察着少女动人的身躯,少女的身体发育已接近完成的阶段,足足三十四寸的上围,充满着年轻的弹性,是属于手感最好的年龄,纤细的腰肢再加上性感的丰臀。再看着那双外露在裙子之外的诱人大腿,真叫我看得欲火焚身,恨不得马上将她按在地上就地正法。
    不过我也不需再忍耐下去,列车已在我用心观察期间驶入了月台,少女缓缓走入车厢之内,我暗暗用身体将少女顶入车箱内的一个凹入的角落,再站在唯一的出路之上,迫少女停留在全车最适合我行动的场所。由于其他人的目光都会被我、又或身旁的广告牌所挡着,所以这里实在最适合我对猎物们上下其手,而且同一样的位置每一个车卡更有六个之多,所以只要一到车上,又哪有少女能逃离我的魔掌?
    列车传来了一下颤动,然后缓缓驶出月台,开始了余下近半小时的车程,而我也是时候开始品尝眼前的天鹅肉了。我一下子轻按在少女的胸口之上,隔着校服开始揉弄着少女的乳房,开始确认手上的触感是否与我的估计一模一样。
    少女不安地扭动着身体,希望逃离我的魔掌,可是禁欲足足八年的我又怎会如此容易应付?不但毫不理会少女的反抗,反而近乎粗暴地磨擦着少女的乳房。
    面颊开始变得绯红的少女终于发出甜美的喘息声,这对我而言简直如仙乐一样动听,如此动听的音色我又怎容她停顿下来,随即我已放开按在少女胸上的手,直接按在少女的大腿根处,展开了最简单直接的挑逗。
    一瞬间,少女被触电般的快感刺激得背起了粉背,我不放过她似的接着按摩着她的大腿,又或揉搓着她的粉臀,最后舔弄着她雪白的颈项,刺激着少女的春情。我反覆磨擦着少女身上的性感带,挑动着少女身体上的本能。从少女眼镜下的眼眶开始变得湿润,再加上她那渐变得近似呻吟的喘息,告诉我是实行下一步计划的时候了。



    其实我一直也很不满,我想摸索的是女性柔软充满弹性的肌肤而不是女子高校校服,偏偏却要我花这幺多的功夫。我见少女一进入状态,已一手按在指环之上,用指环上的利刀将少女身上的校服与校裙,从中间剖成两半,暴露出少女雪白的胸围与性感的花边内裤。
    少女还来不及发出娇呼声,我的一手已直伸入她的胸围之内,抓着少女已开始变硬的乳头把玩。少女当堂将娇呼吞回肚内。我用力紧夹着少女的乳头扭动,感受着少女不断爬升的体温,另一只手已不安份地按落在少女的内裤之上,摸索着少女隐密的花园,刺激着少女的快感中枢。
    不过我却认为刺激并不足够,手已随即直伸入少女的内裤之内,直接攻击着少女最隐约的肉缝,以及上面已开始发烫的珍珠。
    直接的刺激果然令少女马上发出闷绝的哼声,几乎连站稳也成问题。真是敏感的美人儿,才一会儿,那紧合的肉缝间已开始渗出甜美的花蜜,湿润着少女的整个阴户。
    我猛然将少女的胸围向上拉起,令少女的双峰暴露在空气之中,而在少女内裤内探索的右手亦同时用尾指挑弄着少女的蜜唇,并用拇指狠狠地磨擦着少女那已经硬突起的阴蒂。才片刻间,我用以挑弄少女秘部的指掌上已沾满了少女的蜜液,而更多的汁液已开始沿着少女的大腰滑落地上。我乘胜追击似的用另一只手拉起了少女的乳头,痛快地扭动玩弄着,并且用我的舌头舔啜着少女的耳垂,令少女全身上、中、下的性感带都同时受到我猛烈的袭击,彻底粉碎了少女最后的矜持。
    在眼镜下的少女双目已流露着荡漾的春情,同时只能喘着粗气发出近乎呻吟的哀号。我乘着少女的一下不留神猛然扯下了少女的内裤,令少女最隐密的秘部暴露在我贪婪的目光之下。少女还来不及抗议,我已飞快地将早已准备好的贞操带套在少女的秘部之上,令少女的身体生出近乎崩溃的快感。
    那条贞操带可是我特别设计的,一经戴上,除了我手上的锁匙就绝对没有办法松开,而且贞操带中央的位置布满了小尖刺,紧紧地抵在女性的蜜唇之上,令女性任何细微的活动都会生出强大的刺激;而中间那颗凹凸不平的小圆珠更会紧紧地压着女性的阴蒂,令女性生出欲仙欲死的快感。
    果然才一将贞操带套上,眼前的少女已随即生出闷绝的表情,随着列车的颤动,贞操带一下又一下刺激着少女最敏感的部位,令少女彷如热锅上的蚂蚁。果然,当列车一抵达月台,车门才刚打开,少女已按着裂开的衣服狂奔而出,往月台上人少的角落直跑过去,我当然不会放过即将到手的猎物,马上追随在少女的身后。
    最后少女走进了女子洗手间之内,我留意一下左右的环境,确认洗手间没有其他人后便马上取出一旁写着「清洁中」的牌子拦在门前,阻止其他人的进入,然后自己已马上走入女厕之内。
    女厕中只有唯一一格是关上了门,我缓缓的走到门外,耳边已隐约听到少女的呻吟声。我马上拉开了门,随即已用我的相机疯狂地连环拍摄着,少女正忙碌地扯着身上的贞操带,还来不及发出娇呼已被触目的闪光灯吓得发呆,直到我足足拍了七、八张才懂得开始闪躲着镜头。
    我将相机放回口袋中,同时从后揽着扭动中的少女,并将锁匙亮在少女的面前:「小姐,你想要这东西吗?」少女也顾不得自己近乎半裸的身体暴露在男人的目光之下,已近乎本能地猛点着头。
    「但是帮你解开它对我有什幺好处?」
    从男人那野兽一般的目光,少女已马上明白到男人想要的是自己的身体,果然男人已开始动手解着自己身上那早已破损的校服。
    「告诉我,你叫什幺名字?」我一边解着少女的衣服一边问。
    「遥?伊势崎遥。」少女用近乎呻吟的声音回答着。
    随着遥那早已破损的衣物散满一地,遥那全裸的躯体已经彻底展露在我的眼前,虽然遥仍不甘愿地扭动着,但我早已用强而有力的手臂揽紧她的纤腰,同时将锁匙轻插入贞操带之内。我轻轻扭转着锁匙,果然「卡」的一声轻响,沾满遥爱液的贞操带已随即滑落地上。



    ╡╩╧Щрё╩╧ю╢╡╩╪╟╢╜р╩?зфЬё╛рякФ╪╢╠╩нрмф╣╧тз╡чкЫ╣д╣ь╟Еиоё╨║╦йгй╠╨Рж╖╦╤╠╗ЁЙакё╛рёп║╫Ц║ё║╧нр╫╚рёрт╨С╠Ён╩╫Т╟╢тз╣ьиоё╛м╛й╠╪╠╡╩╪╟╢Щ╣ью╜обвт╪╨╣д?Ца╢ё╛лмЁЖакнрдг╩Пхх╣д╥жиМё╛╡╒р╩?зфЬ╫╚ЁЦхх╣дрУ╬╔╡ЕхКрёдгй╙хС╣дцья╗ж╝дз║ё
    ╩Пхх╣д╧Йм╥╢ж╠╘╣ь╪╥?╙акрё╫Т╨о╣дцш╢╫ё╛р╩к╡╪Д╥шкИакрёдгцшя╗дзр╩?ИхАхМ╣д╠║д╓ё╛╨щ╨щ╣дж╠╡ЕхКрё╣дрУ╣юиН╢╕║ёк╨ая╣дм╢ЁЧаНрё╥╒ЁЖакАщхГи╠жМ╟Ц╣д╡р╫пиЫё╛╠╩дпхк╢ж╠╘╣д╫ЬхКаНрёж╩дэсц╫ЖсЮ╣да╕фЬв╔╫Тяшг╟╣д╣ь╟Её╛ЁпйэведпхкуЩй╘пптзкЩиМиодгвНт╜й╪╣д╠╘пп║ё
    нраТрБ╣╫рё╣дцш╢╫аВЁЖак╟ъ╟ъ╣дя╙╪ёё╛м╛й╠лЕ╩А╣╫рёдгрУ╣юдз╣д╪╥я╧ё╛╬╜яИ╥А╦╩╣днрбМиоряж╙╣юйгй╡ц╢╩ьйбё╛бМионйё╨║╦рёё╛дЦйг╢╕е╝бПё?║╧м╢╪╚╣дрёж╩дэ╣Цр╩обм╥кЦйг╩ь╢П║ёнрбЗрБ╣ьхЮе╙верё╣дхИ╥?ё╛м╛й╠рЫп╕╣юё╨║╦╡╩╧Щожтзря╡╩тыйгак║ё║╧
    ╢╕е╝╣дКЫ╠з╧Шх╩╡╩м╛╥╡оЛё╛нрв╔╫Такрё╣докяЭё╛цмар╣ьЁИ╡Еверёдг╫Ту╜╣дрУ╣юё╛лЕ╩АведзюОдгоЯр╙р╖╤орУ╬╔╣д╪╥я╧ё╛сКдг╩Пххй╙хС╣д╟Эхщё╛м╛й╠ф╥Ё╒верёдгм╢?Ю╣диКрВё╛╦пйэвекЩдгсииые╝в╙╠ДЁие╝хк╣дуД╧С╧ЩЁл║ё
    нртзцмар╣дЁИ╡Ежпм╩х╩╦д╠Даквкйфё╛с╡иЗиЗ╫╚рё╣даЬяЭю╜фПё╛╦дЁивЬн╩╣дЁИ╡Е╥╗ё╛м╛й╠к╚йжсца╕╣ь╥ж?╙акрё╣д╢Смхё╛аНрё╣дк╫╢╕Ё╧╣в╠╘б╤тзнр╣дцФг╟║ёнрпюимверё╣дк╫╢╕уЩнчдн╣ь╠╩фхмлобнрк╤╢С╣дхБ╟Тё╛рё╣дцш╢╫╦Э╠╩╢ж╠╘╣ь╥ж?╙║ё
    вЬн╩╣дЁИ╡Е╥╗аНнр╣д╧Йм╥дэ╦ЭиН╣д╤╔хКрё╣длЕдзё╛╡еЁИкм╣цйЩобряв╡иоакрёхАхМ╣двс╧╛ё╛Ё╧╣в?╙╥╒акрёдг╫Ту╜╣д╢╕е╝рУ╣ю║ёрё╣диМлЕрЮ?╙й╪иЗЁЖакпт╫╩╣д?Л╦пё╛сиЛ╤╟╝р╨╣двлхСё╛аНнр╣дЁИ╡Е╠Д╣ц╪с╠╤кЁЁ╘║ё
    нрсца╕╣ь╫╚рё╣диМгШиообеве╙ё╛╦пйэверё╣двс╧╛тзнр╣д╧Йм╥╢ж╠╘╣дв╡╩Воб╠Дпнё╛нрхтжь╦╡вер╩обсжр╩об╣дв╡верё╣д╩╗пдё╛╦п╬У╣╫рё╣дрУ╣юдз?╙й╪иЗЁЖак╡╩уЩЁё╣дйукУё╛нрж╙╣юрёбМио╠Цря╣ж╢О╦ъЁ╠ё╛нрх╢╡╩╩АхГ╢кгАрв╣д╫╚кЩ╥е╧Щ║ёнрбМиоЁИЁЖхт╨щ╤╞ве╣дрУ╬╔ё╛╦дртж╩сца╫╦Ыйжж╦мФе╙верё╣дрУ╡?ё╛╧Шх╩рёбМиоря╥╒ЁЖ?╧рИ╟Ц╣диКрВё╛╡╩╧Щнрх╢╨а╡╩юМ╩Аё╛ж╩н╛Ёжвеа╫╦Ыйжж╦╣дЁИ╡Е║ё
    рё╣дрУ╣юКЫ╠зхт╬и╫Тцэ╣ьнЭЮ╗венр╣дж╦м╥ё╛уФ╡╩╦роЮпехГ╢к╫Ту╜╣дрУ╣ю╬сх╩мл╣цобнр╣дхБ╟Тё╛╡╩╧Щожтзря╡╩йг╦п?╝╣дй╠╨Ракё╛нрЁИЁЖтзрёрУ╣юдз╫а╤╞ве╣дйжж╦ё╛иоцФтГря╠╩рё╣дцшж╜е╙╣цй╙аа║ё
    нр╫╚рё╣диМлЕтыр╩╢н╟╢тз╣ьиоё╛вт╪╨рям╛й╠вЬтзрёдгк╚хАхМ╣дхИ╥?ж╝иоё╛сцкЩ╣дхИ╥?сКп║вЛд╔╡авенр╣дхБ╟Т║ёсиЛ╤╟кдЙ╣дЁ╓й╠╪Д╫ШсШаНнр╣дхБ╟Тй╣тзрЛЁёцТ╦пё╛кЫртнр╧йрБ╫╚хщрввъ╩П╣д╣зр╩╥╒╥╒п╧тзрё╣диМиоё╛х╩╨С╡е╫╚дма╕Ёж╬ц╣д╣з╤Ч╥╒╥╒п╧тзрё╣диМлЕиН╢╕║ё
    ╧Шх╩тзрё╣дп║вЛе╛а╕нЭЮ╗сКхИхБнбхАд╔╡аобё╛нр╪╦╨Ур╩обвсря╫с╫Э╠ююёё╛нре╛а╕╣ь╪с?ЛакЁИ╡Е╣д╤╞вВё╛ЁИ╤╔верё╣дп║оЦиЮё╛вН╨Стз╠╛╥╒╣др╩и╡дг╫╚рУ╬╔ЁИЁЖакрё╣двЛмБё╛хнси╩Щ╢Фря╬ц╣д╬╚р╨ё╛сЙ╣Ц╟Ц╢Ртзрё╣дгнаЁсК╪╟хИ╥?иоё╛ж╠жарё╣дяш╬╣╠╩нр╣д╬╚р╨Ё╧╣вм?ншн╙ио║ё
    уЩ╣╠рёцм?хвеоКмбЁЖвЛдз╦у╡е╡╩п║пднЭхК╣д╬╚р╨й╠ё╛нррябМио╫Т╟╢верё╣д╫?гШё╛тыр╩╢н╫╚кЩ╟зе╙Ёи╨С╠Ён╩ё╛х╩╨Сю╢р╩обцмар╣д╡ЕхК║ёрёхтн╢╢с╦у╡е╣д?з╫╩жп╩ь╧ЩиЯё╛бМио╠Цр╙фх╣цЁпйэаМр╩╡╗╦Эн╙пвцм╣дЁИ╡Е║ё
    нрцмар╣ьв╡╩Вверё╣д╩╗пдё╛хнсирё╠╩нрр╩╢нсжр╩╢н╣дс╡мфио╦ъЁ╠ё╛м╛й╠пюимверёдг╪птсве╩з╨чсКпъЁэ╣д╠МгИё╛╡╩╤осцнрк╤╢С╣д╧Йм╥╪ИрЫверёдг╩Пхх╣двс╧╛ё╛жь╦╡вер╩╢нсжр╩╢н╣д╢щ╡пверёё╛ж╠жанр╣дтыр╩╢н╠╛╥╒н╙ж╧║ё
    нр╫Т╫Т╣ьв╔верё╣дяЭж╚ё╛╫╚╫с╫Э╠╛╥╒╣д╧Йм╥с╡╣жверё╣двс╧╛?зё╛х╥╠ё╢Щ╩АкЩдэмЙх╚╣дЁп╫свенркЫиДЁЖ╣дц?р╩╥жр╩╣нё╛хлдмря╬ц╣дхБ╟ТрякФ╪╢тыр╩╢н╣ьй╖?ьвъ╩Пё╛╫╚╬╚р╨и╒иДтзрё╣длЕдзвНиН╢╕║ё
    рёрЮ╦пйэ╣╫дпхк╣дрУ╬╔иЗЁЖакр╩уС╩Пххё╛╩ЫЛ╤е╝пт╣д╠╬дэё╛цВ╟в╣╫дпхкрЮ╫с╫ЭиД╬╚╣д╫в╤нё╛╤Ьгрдпхк╦Э╩А╫╚╬╚р╨╫сж╠иДхКвт╪╨╣двс╧╛ж╝дзё╛рёрЮм╛й╠╡Л╬У╣╫╩Ётп╣д?идэпт║ё╡╩╧Щрё╣╔??кЩдг╟Ккю╣диМгШря╡╩вЦртвХж╧дпхк╣д╬ы╤╞ё╛╤ЬкФведпхкрУ╬╔╣др╩обцмарбЖ╤╞ё╛рёрЮм╛й╠╦п╬У╣╫хГхш╫╛╟Цвфхх╣д╬╚р╨рякФ╪╢╧ЮбЗаквт╪╨╣двс╧╛ё╛нчжЗ╣дрёж╩╨цд╛х╩Ёпйэведпхк╣д╬╚р╨ё╛╡╒фМгСвт╪╨╡╩р╙рР╢к╤Ь╩Ёспдпхк╣д╧гхБ║ё



    在彻底的发泄过后,我满足地放下被我奸弄得半死的遥,一丝奶白混浊的精浆正由少女的秘处慢慢流出,沿着雪白的大腿流落地上。
    长时间的奸淫令遥的面上、乳房上与及下体都布满了由我射出的精液,我当然不会错过如此精彩的画面,马上已取出相机拍照,遥感觉到相机的闪动,可惜被长时间奸淫的她已没有阻止我的力量,更被我由她的书包里取出了学生证与及住址等资料详细拍摄起来。
    直到此刻,望着遥的学生证才知道我原来奸淫了一个十八岁的处女,我满足地将证件放回遥的书包之内,并用余下的菲林为遥拍了一辑全面的写真照,才尽兴地收拾好随身的工具,只任由全身赤裸而布满精液的遥,独个儿躺在厕所冰冷的地板上,一个儿面对被强奸失身的悲惨命运。
    正当我想打开门离开之际,我却被一阵清脆的铃声所打扰,我马上拉开门一看,只见一条幼小的人影已飞快地奔出厕所之外,只遗下地面上的一件小饰物。

    我拾起了地上的饰物,那是一个心形的贴纸相框,框的尾部挂上了一个小铃铛,刚才的响声正是由它所发出的。看来应该是刚才有人不小心撞破我与遥的好事,而在惊惶逃走下不小心遗下的。
    饰物当中的贴纸相内有两个初中生般的少女,展露着灿烂的笑容,给人一种相当幼齿的感觉。我反转看看饰物的背面,上面写上了「赤城爱美」这个名字,相信是这饰物的主人了吧。
    我看看地上半死的遥,确实相对于禁欲了八年的我来说,一个少女确实不足以满足我的需要,要马上再来多两、三发也绝不成问题,不过再干下去的话,恐怕遥却会被我硬生生操死,既然第二号猎物已经出现,我也只好放过半死的遥,而且我手上有她的裸照,所以我随时想上她也应该不成问题。
    「为什幺我会看到那种事情?」爱美匆忙的由厕所奔出,由于爱美的心脏天生已有问题,所以需要定时服用药物,而刚才也是由于在服药时喝了太多的水,所以在车站时生出了如厕的需要。
    「清洁中」,爱美暗叹自己的运气也太背了吧,却不知真正的恶运才刚刚开始。爱美轻轻的走入了厕所之内,轻声问:「请问有人吗?」耳边已同时听到了女性的喘息声。
    爱美抱着好奇的心理往厕格内窥看,冷不及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:一名全裸的少女正被人紧紧的按在地上,正发出着猛烈的呻吟声;少女的身后则站着一个强壮的男人,正用他那粗大的阴茎一下又一下抽插着眼前的少女。
    「他们在做爱?」不过爱美已马上推翻自己的想法,由少女不甘愿的表情与微弱的挣扎反抗,爱美已几可肯定少女是受到男人强迫的性侵犯。果然男人在几下猛烈抽插之后,已在少女的阴道内射出精液,随即已毫不怜悯的将少女推往地上,显示出他们并不是情人的关系。
    「不好!他好像要出来了。」爱美仍来不及犹豫要不要报警,已赶紧从厕所内急奔而出,一点也没注意到自己大意地遗下了随身的幸运符,那是装着她与她最好的朋友合照的相框。
    爱美狂走了一段路,心脏已不争气地急速跳动起来,爱美只好停下脚步,慌张地察看男人有没有追出来,才松一口气似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之上,由书包取出心脏科的药物吞服着,以解除身体的痛苦。不过才刚吞下药物,爱美已记起自己实在不适宜再喝水,看来只好待下一个站时再去洗手间。
    终于找到了相片中的女主角,她正坐在椅子之上服药,一点也没注意到我的监视。我一边更换着相机的菲林,一点默默地观察着。
    少女年约十四、五岁,实在是年轻得很,由少女那白哲得近乎没有血